白噪声

音乐停止后,耳机里闷杂的背景低音连绵不绝,我惯常地以为是电流产生的白噪声,直到拔出了耳机插头——声音仍未止息……

沉闷

干热,空气中的水分像都变成了尘土,闷闷地烘着人。日头蒙了一层云,不清不楚的假阴,日光散漫地透射下来,却是一样热到发白,地面的反射白惨惨地没有生气。夏天过了却拖着炎热的长尾,又一个不舒爽的,乏味的早晨。

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。金钱只是个符号,却需要整日里营营碌碌,为了那几个数字的变动。说它虚无,又牵扯着白天黑夜里一切问题和情态的根本。然而只为了财富,又不是答案,映射到现实里,总是为了别的什么。事业并不在考虑中,工作并不顺畅,麻木地完成许多任务,棘手、折磨,又没有实在的意义。为了生活吗?生活又为了什么,这样那样的问题消耗着精力和热情,日复日拖着脚随着社会的队伍往前行,只为了保持住“像样”的生活。...

出去玩的好处之一是做的梦会更丰富。

昨晚梦见坐快艇行驶在清澈碧蓝的狭长海域,两旁路过小小的热带珊瑚礁岛屿,小到只是一片露出海面的白沙滩,沙堆厚实的一端长了椰子树等绿林,另一端长尾无遮无碍地拖入海中,海水簇拥着岛屿,沿沙滩环线卷起一圈白浪花。

快艇驶向真正的大岛,挨近岸侧平行地寻找码头。沿岸看到岛民快活地玩耍,有一片巨大而平坦的土黄色天然岩滩斜斜铺入海中,浪涌起时可以冲到岩面最上,退下时水哗哗地流回。两边不断有勇敢的人跳上岩滩,体验刺激的冲浪和滑水。

上了岸是一段自由的逛街时间,奇怪这里却是江南那种老铺子街与私宅的混搭,格局小而紧凑,扁窄的楼阁连通嵌套,特别曲折复杂。似乎藏了许多店铺可以寻宝。

周末的梦

梦见穿着深色的紧身连衣短裙,去一个纸醉金迷的聚会。进屋已是气氛酣畅,马上开喝一瓶颈口有蓝圈圆标的酒。直接拎着对瓶口灌下去,惊喜地发现超好喝。对旁边的人连夸好喝,音乐大得人声听不清,互相要喊着说话。把酒瓶举起来,玻璃透亮,酒液澄黄,衬着墙上一个锚一样的金属装饰物拍照。灯光暗黄闪烁,暧昧不清,但足够照亮酒瓶。调整角度,瓶肚上大大的白底金字和蓝标的金字都在闪,G开头什么l什么o啊d啊的一串俊俏英文名。听说一瓶非常贵,但随便喝,管够。大笑,空气中都是钱和荷尔蒙的气味。

题照

还没有醒来呢

这片湖水

当雪的裙角曳过

退向远山

松林与蔓草徐徐生长

只是天还未晴

水还未染透


假如灰色是沉静

假如绿是犹疑

假如你

是唯一确定的鲜明

雨的脚落在湖心

我的心

在你梦的边境

以挂人为名的科普,提议一种分析型指证抄袭的方式(海量干货、图疯狂多、给愿意看的人看)

君非酒:

我也转一下吧…对面真是好厉害,装死冷处理,还设置七天内关注不可评论。


白蝶:



丸:





前言






开篇点题:这是一张挂 @Hello_Rabby  4月29日发布的老王开车图涉嫌过度借鉴/抄袭的帖。...




关于通宵的记忆

说起学校的通宵教室,还记得本院的114,建筑教室,校门外24h的麦当劳店……

忽然想起了大考前通宵抱佛脚的日子。

窗扇隔开外面渐沉的夜和教室里明亮如昼的灯光,细碎的默念及翻动书页和笔记的窸窣声,往脑中拼命灌输知识的专注和安静,与时间和困意交战的紧张感。

还有深宵时分沉凉如水的空气,风送来植物微渺的花香,终于返回宿舍时,路途中穿行过幻梦般的薄雾……

回忆瞬间充满五感。

看完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,又有点故事走到结束的怅惘空虚。

想回头去看那些深情款款的段落,眼里唯星光和对方的凝视,会让人沉迷。

爱变成习惯,就慢慢平淡,年岁渐长,再没有那样充沛激动的感情,只好艳羡剧中人。

在别人的故事里做一做梦,寻一寻影。

临水照花春有梦,澄心清意岁无忧。送给你,看尽好风景,证得无上觉,生日快乐💋

这一次,只为了去看时光那头你不变的容颜。

大漠沙丘,纱衣轻盈,出场的时候,心里就一动,好像自己也用月光宝盒穿梭了时光,见到你最美的时刻。

盘丝洞前,第一次和至尊宝见了面,跟着默念熟悉的台词:“神仙?妖怪?谢谢。”

紫青宝剑呛地被抽了出来。爱不需要理由,甚至不需要时间,只那么一瞬,就可以爱上一个人,笃定一辈子。飞蛾扑火,无怨无悔。

以前大笑的地方,现在再看,大多会心一笑,或者心酸黯然——当又一次看着宝剑出鞘,听到“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……”;当红妆如血,等到了意中人,猜不到结局。

夕阳下,熟悉的歌声再次响起,“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……”,也许更明白了人生,所以会沉默,会叹息,会为往昔感伤,为时光...

1 / 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