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与衷

我不太相信我写的东西,或者说,我不完全是我写的自己。我会在文字里伪装、美化、制造戏剧性的冲突,享受意念、想法、情感的激荡,我的日记在真之外还有语术的壳,我有时候愿意沉溺在这样的壳世界里。

时间

时间是虚妄的,它从你身边走过的痕迹并不可寻;时间是真实的,每一步都在你生命里留下印记。
它虚妄的时候,是一缕风,一片云,青空里若有所思的白日梦,灯月下惘然不知今夕何夕的回望;它真实的时候,密密缝成人生的样子,读过的一本书,看过的那场电影,愉快的旅行,养大的孩子。
你越用力去捕捉它,越觉得倏然而逝,它无处不在,又无处驻留。它走了,你只能往前看,否则越往回留恋,它走得越远。
它汩汩汇成了现在的你,又涓涓流向未知的你。当下是它与你最近的交汇,你做了什么,它便是怎样。
片片雪花积成千里雪原,时间飘落下来,沉重如斯。
兼说有与无,不在与存在,唯有时间。

转眼是夏天。

还欠着两个春天的梦没写完呢。

最近花的时间。

没记下的梦就像夜里降的霜,日头一晒就化了不留痕。

猫与下午茶,一段各自慵懒的时光。
阳光落在琉璃珠般的眼睛里,一瞬间灵动无比。也不叫,看一会儿,趴一会儿,盈盈走一圈院子。
树影轻又静,几步外,地上落了一层嫩生生的细丝,抬头找来源,是满树蒲桃的花。
春天正好。

灵魂画手的禅绕画示意图,哈哈哈。

一、大纸砖画法:

蓝色框代表纸,红色是铅笔线。

1.1 先在纸四角点四个铅笔点,用随意的线连起来,可以平直可以弯曲,连成一个框。
1.2 在框里画铅笔Z型,同样随意大小角度和线条弯曲,这是为了区分四个画区。

2.1 用黑色针管笔,在任意一个画区开始画蜗牛一样的圈,注意每个圈最后是闭合的,大小随意,挨在一起。
2.2 画完全部蜗牛后,把蜗牛间隙涂黑。
2.3 每个蜗牛的某一侧用2b铅笔涂一点阴影,只要涂一点,然后用纸擦笔把阴影擦涂晕开。这样一个画区完成了。

3.1 再选任意一个区,用针管笔沿这个区的边沿画一圈大大小小的半圆,不要挨着。
3.2 然后把半圆都涂黑。
3.3 然后半圆外...

樱花🌸

春天真的要多出去走走,看看花,看看云,美得那么鲜活。

粉樱与茶园原来那么配,又可爱,又明媚。阴天有些遗憾,花也不是全然盛开的最盛时期,但不虚此行。离国家地理的照片美景那么近,简直想住下来等一场完美的日出。

听了一阙昆曲,来补两句。


江南园林的樱花真有种都付予井垣的感觉。白樱开到烂漫极致,满径满池都是落英,游人喧嚣,红鲤藏在绿波里反而安静,花开了落了一年年看。春光太好,简直可以看哭,幸而来得恰好,看一分少一分。


茶园山坡上的樱花就比较野,可能因为红粉色也比雪白喜气洋洋多了,反正一群开得大气随意,沿山脊线起伏,开花的长叶的交错,远看像是绿毛衣边上缀一溜绿的粉的圆毛球,很可爱。


树底下仰头看去,灿烂得满世界粉红调调。山上风大,呼啦啦...

远山云出岫,微雨梨花湿。
刚好遇见,最美的你。

1 / 22